林倚华

【埃尔隆德/瑟兰迪尔】漫长的等待

旧文,放到lofter上来
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
莱格拉斯的灰船已经打造好了。

这一天他在港口与瑟兰迪尔告别。

瑟兰迪尔良久地注视着儿子,没有说一句话。

“矮人金雳将与我同行。”莱格拉斯最终打破了沉默。

“那我希望阿门洲被大雾环绕,让那个矮人永远找不到上岸的路。”然后瑟兰迪尔突然住口。

“您有什么话想带给埃尔隆德大人吗?”

莱格拉斯又只得到了良久地沉默。

“莱格拉斯。”瑟兰迪尔眺望着远方说,“我祝愿你在阿门洲永远幸福快乐。”

然后他骄傲地转身离开了。

但是当莱格拉斯起航之时,他那出色的精灵耳力还是...

8 72

自制 终于把这几个脑洞了好久的东西做出来了呢……作者有蛇精病晚期已放弃治疗也放弃吃药了……换了新电脑会声会影都不太会用了……好几个滤镜找不到这让我以后怎么调色啊……

1 9

扑克之夜

扑克之夜


假设这一群OOC且闲的无聊的八卦精灵。

林谷的四只精灵玩起了扑克和真心话大冒险。

(因为不会打牌所以假定他们打的是最简单的那种争上游,谁先出完手牌谁就赢的那种。)


“我想今晚我们已经享受了足够的歌声了。”当Lindir放下竖琴时Glorfindel这样说道。

“别用那种眼神看我,Lindir,我并不是说你的歌声不美妙。”可怜的金花领主还是挨了小秘书一个眼刀。

“梵拉在上,Glorfindel,我可再也不想和你搭档打桥牌了。”Erestor说。

“我可不觉得我的牌技有这么差劲,Erestor,你只是对那次惩罚感到不满而已。况且不是还有Lindir...

5 32

【ET】【AU】在海的远处

让我悄悄的,悄悄的,悄悄的把完整版放上来

因为写的太差了捂脸……

完全不会控制文字…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在海的远处,水是那么蓝,像最美丽的矢车菊的花瓣,同时又是那么清,像最明亮的玻璃。然而它又是那么深,深得任何铁锚都达不到底。要想从海底一直达到水面,必须有许多许多教堂尖塔,一个接一个地连起来才成。


瑟兰迪尔不记得自己在这座宫殿中度过了多久了,因为每一天的日子都是一样的。他出生在红灯绿酒之中,生活在金碧辉煌之下,然而他不喜欢。

他的父亲是海王欧洛费尔。“海王”这个名字来源于他在海上贸易这方面的巨大成功,他的船只于世界...

15 27

自制 自埃尔隆德西渡之后,瑟兰迪尔仍常常思念他,但他不确定,埃尔隆德似乎如他一般思念自己。犹豫良久之后,他还是扔掉了埃尔隆德送给自己的戒指……但是他恐怕永远无法忘记对方。#

2 6
 
2 / 2

© 林倚华 | Powered by LOFTER